首页 协会概况 新闻中心 赛事活动 围棋文化 联系我们 成绩查询
 
围棋文化
 
  围棋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围棋文化
 
棋道规范
作者:    来源: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一)

入场

 

    正式比赛对局开始之前,围棋界的惯例是年龄较轻、段位较低,或是处于挑战位置的棋手,即所谓“下手”首先到场。

这是围棋界的传统使然。不过,伴随时代发展,传统也在悄然变化。上手和下手的地位日益模糊,气合的味道日趋强烈,没有人会愿意以下手自居。

今日的比赛中,选手都是自行安排到场时间,有人喜欢早到,熟悉赛场的环境,尽早进入状态,也有人则无所谓,只要不迟到就好。不过,还有一些较为敏感的棋手对到场时间非常讲究,背后是一种心理暗示,即我是上手,不能早到场。马晓春九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多少有些让人吃惊的是,李昌镐九段也是属于这种类型,总喜欢踩着开赛时间进场,如果早到了几分钟,常常宁可躲进洗手间,也不愿意入场。都说李昌镐九段是“石佛”,但是他的心里也不是波澜不兴的一口古井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二)

擦拭棋盘 

 

    下手到场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用白布擦拭棋盘。不消说,重大比赛,细节都有专人负责,早己一切就绪。擦拭棋盘更多的还是一种仪式,彰显了对上手的尊重和对围棋本身的尊重。

    对于擦拭者而言,这样的行动也可以说是一种心理暗示:我们就即将在这面棋盘上进行战斗,或者说是创作了。

这传统始于日本,日本棋手对此自然是高度重视。1995年9月,第10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在日本东京进行,日本小林觉九段挑战中国常昊七段。小林觉年资和段位都居于常昊之上,但他居然擦拭起棋盘来——中方团长华以刚八段急忙拦住:还是让常昊来吧。不过,小林觉其实也有他的道理:这一局的比赛,他是挑战者,常昊是擂主。

    类似的情况在东方文明体系的其他侧面中,其实也屡见不鲜,中国有一种传统叫“敬惜字纸”,即写了字的纸张,哪怕已经无用,也是不能同其他垃圾一样处理的。这本质上说来正是对文字和文化的虔敬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三) 

上位与猜先

 

    下手要首先到场,但下手并不是随便选个座位坐下的,下手必须坐在下位,将上位留给上手,上位和下位的确定,古代比较麻烦,现代则有一个大原则,即裁判席右手边上为上位。

    上位的传统虽然也是来自日本,但是以右手为尊的理念,却是来自中国,中国有句成语叫做“无出其右”,就是形容一个人达到了最高水平,没有人能够到他的右边去——即超过他,宴会当中,最尊贵的客人被安排在主人的右手边,这也是个例子。1952年,桥本宇太郎八段与雁金准一八段(均为当时段位)在一次比赛中相遇,两人都是八段,桥本是日本当时最大的头衔战本因坊战的冠军,按照通例自然该桥本坐在上位,但雁金毕竟是大前辈,桥本思忖再三,早早赶到赛场,坐定下位便不再起来了。雁金自然对桥本的做法满心愉悦,到场便欣然抓子猜先了。此局虽是桥本获胜,却被公认为雁金的代表作之一。

    如前所说,所谓猜先,是由上手抓若干白子,而下手以一枚或两枚棋子来猜,意为“单数即我执黑”,或者“双数即我执黑”,围棋界习惯称为“单黑”,“双黑”。应士规则是个例外,猜中者可发任选黑白。

    若是猜定下手执白,则双方交换座位,当然,业余爱好者之间的对局交换棋罐就可以了。只是爱好者的对局中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手抓一把黑子让对方来猜,这就有些不应该了。

    不过,由于准备工作的疏忽,有时也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。张文东九段记得,他当年某次赴日比赛对上了坂田荣男九段。猜先时,坂田打开面前的棋罐,竟然是黑子——棋罐放反了。老先生勃然大怒,叫来负责人猛发其火,自然也不免若干粗话夹杂其中,局后复盘时,坂田突然发现张文东也会日语,不由神色大变——指斥工作人员失礼时,他自己也大大失礼了。

    猜先之后,确定了黑白和座位,双方互相鞠躬致意,这才是一局棋真正的开始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四)

服装与仪表

 

   时至今日,围棋要求生存、求发展,职业化和产业化是必由之路,而要为围棋开拓更大的市场,建立更完美的公众形象,围棋棋手自身的形象就必须得到足够的重视。

   日本棋手中有不少偏爱和服的,比如依田纪基九段就是爱好者熟知的一个例子。此外,韩国的曹薰铉九段和刘昌赫九段也都是传统服装的爱好者,常常身着民族服装出战,套用一句曾经流行的话,他们肯定觉得自己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”。

   我们常常可以看到,国内一场奖金发放不菲的大赛决赛,常常就在一间至多只能说不简陋的对局室里,在两位身着休闲服装,甚至头发都蓬乱着的棋手之间,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进行了,结束了。当然,这并不影响棋局技术面的质量,但是归根结底,这不该是围棋的形象。

   好在,我们的一些棋手已经开始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。比如刘星七段就曾经在博客当中写到,自己每到重要比赛之前都会细心地剪一遍指甲,尤其是右手的中指和食指。

   有趣的是,刘星还有一位同道。作家古龙先生虽然放浪形骸,但是每到开始写作之前,他都要换上整洁、宽松的衣服,而且也是要细细剪一遍指甲的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五)

落 子

 

   时下,围棋也愈来愈多地出现在诸多的影视作品中,但是由于创作有欠精细,与围棋有关的场面常常让棋迷感到非常不舒服。棋形匪夷所思之外,下棋的手势也经常是诟病的对象。

   当然,有人就喜欢或者习惯某种手势,比如以拇指和食指运象棋子般落子,或者是手握一把棋子以拇指向盘上按落,也不能绝对否定,毕竟那是一种自由,尽管安永一大前辈所谓“盈尺纹枰应该是自由的世界”,说的绝对不是这种自由。至少,这些下子的手势,确实是不美的。

   真正标准的围棋落子手势,应该是以拇指、食指和中指三指从棋罐中拈起一枚棋子,置于食指与中指之间,中指在上,食指在下,夹住棋子,放置于要放的交叉点上。说来并不复杂,但是从未接触过围棋的人,想要熟极而流,也要颇下一番功夫的。

   一般情况下,落子要轻轻放下,但是有些时候,在对局中由于情绪的变化,也偶尔会有重重落子的情况,当属可以理解。围棋又名手谈,谈话的声调自然会有高低之别,不过若是一味高门大嗓,显然就不必了。

   当然,也有一部分职业棋手恰恰属于这种“高音歌唱家”。比如依田纪基九段就常常把棋子拍得山响。据说当年李昌镐九段之所以一度见他就输,一定程度上也是被他的气势所慑——不过,依田也有大力拍子,导致棋子破掉而割伤了手的记录。

   棋子应该直接着于相应的交叉点上,不过也有部分棋手喜欢先将子落于盘上,再将其推到目的地,按照围棋规则,只要手不离子,下子的动作就视为未完成,因此这并不违规,但显然也不是个良好的习惯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六)

第一手

    

   围棋不但落子的方法值得一说,落子的方位也有很多故事。爱好者会注意到,绝大多数棋谱中,第一手都是着于右上的,而这其实也是一种礼节。

   正常说来,多数人都是以右手下棋,而黑方将第一手落在棋盘右上,让白方可以很舒服的将第二手落在左上,即白方自己的右下,正是对对手的尊重。

   除星与三三之外,小目、目外和高目等有方向性的着点,还需将挂角的方向向着对方。

   不过,偶尔也会有人违反常规。日本第25届名人战期间,前两局零比二落后的挑战者依田纪基九段,面对在位名人赵治勋九段,第3就将第一手狠狠地打在了左上,并最终取胜。第5局他又照方抓药,可惜这次他输了一目半,赵治勋4:1卫冕。

    事后,日本的《围棋世界》解说第5局时评论道:“如同第3局一样,又将初手下在了左上角。围棋的着子原本是非常自由的,初手自然也是下在那里都可以,这样认为的棋士相当多。然而,这样的想法却让人感到疑惑。类似的,武士的刀是要插在左侧腰间的,这不是传统吗?这些规矩难道己经到了不必顾及的时代吗?依田本来是‘源本’的一方(相对于赵的韩国人身份),因为这样下第3局胜了,所以第5局也这么干,这样的棋士啊…”

   这一事件后来还入选了当年日本的十大围棋新闻,可见其影响力与震憾力。


棋道规范——礼仪故事(七)

提子

   

    所有爱好者开始学习围棋,最初的乐趣恐怕就是吃子,即便棋力达到了很高的水平,从棋盘上提子的乐趣也一如当年。不过,懂得吃子并不能算是懂得提子。提子也是有专门规范的。

    首先,提子的动作应以一只手进行,有些业余爱好者吃掉多子时,喜欢双手齐上,但是实际上却颇为不雅。

    其次,提掉的棋子应该放置在己方的棋罐盖子内,而棋罐盖子应置于棋罐前方。日韩规则的数目体系之下,提子最终要回填到对方空里,若是未保存好,便要出大麻烦。在中国规则或是在应士规则中,死子不影响胜负判定,但也应尽量保留,因为这有助于帮助双方进行形势判断。

业余爱好者在对局中常常喜欢将提掉的棋子直接扔回对方的棋罐,不但动作不雅观,而且容易影响对方思考,至于投而不中,拣回再投,更是有将围棋比赛变成篮球比赛的嫌疑了。


 
 
昆明市围棋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
联系地址:昆明市大观街24号大观商业城C座5楼 电话:0871-65341059 备案号:备案号00000001 网站地址:http://www.kmwqxh.com/
技术支持:云创网络  微商通  昆明网站建设